退出东南亚Uber究竟是赚是赔

退出东南亚Uber究竟是赚是赔

5月7日报道 (编译:柠萌)

根据平台规则,众筹的钱只能用于治疗,不用的部分须返还。

至于爱心筹,则在三言财经刚发起众筹不到半分钟内就打来了电话,详细询问后取消了三言财经刚刚发起的众筹。

我国法律并未规定有钱人不能筹款,但不论是当年的罗一笑事件,还是如今的吴鹤臣事件,都受到了广泛关注和强烈质疑。

但很多众筹项目结束后,就没有人再去关心,没有人会问这笔善款是否全用在治疗上,也很少看到求助者晒医疗账单,而平台方面是否对善款的使用进行有力监督,我们也不得而知。

两位客服人员的回答并不一致,这不禁令人生疑,到底有没有人审核贫困户身份呢?

在需求方面,在印尼,只有富人才能买得起汽车。很少有人能获得消费信贷,家庭债务仅占GDP的10%。与此同时,雅加达于今年3月开通的首个称为捷运铁路的公共交通系统还不够广泛,无法为一个拥有1000万人口的大都市提供服务。

Go-Jek大幅降低了新加坡的司机激励措施,粉碎了用户对于这家印尼公司自去年12月进入Grab本土市场后双方开始打价格战的希望。去年12月,一名Go-Jek司机出行120次可能赚2400新元(合1786美元);据高盛集团的数据,截至今年3月,这一数字已下降22%,至1865新元。

她还表示,100万是上限,目前筹款已停止,截至5月3日晚共筹得14.8万元,暂时够用。

从《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以下简称《条款》)中我们可以看出,平台对筹款发起人、求助人的资格并没有经济条件方面的限制,而其它如轻松筹、爱心筹等平台的协议中亦无此限制。

如果求助人仍在治疗当中,究竟要花费多少确实无法预知,那么填写金额比预期大一些倒也合理。但这却也引发了一个问题,多余的钱用不完如何处理?

1 众筹平台的使用规则——对求助人经济情况有无限制?众筹金额多少合适?

因此,在吴鹤臣事件中,水滴筹方面表示“社会人士可以根据自己判断,选择去帮助他或是不帮助他”也与其《条款》中所述规则相一致。

公众普遍的理解是:求助人应该是经济困难人群。然而众筹平台对求助人的经济情况要求跟公众普遍的理解是否一样呢?

昨日晚间,德云社也对此事做出回应,表示之前吴鹤臣妻子发起众筹是其私人行为,同时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吴鹤臣家属表示按照平台规则由平台方直接划入医院账户,用于吴鹤臣的后续治疗,相关花费明细将由家属自行公开。

要了解供需动态,我们可以问两个比较宽泛的问题。第一,Uber提供的薪资是否足够高,能否吸引司机?第二,与自己拥有一辆汽车或采取其他交通方式相比,使用叫车服务是否更有意义?

这种利用众人善心谋取私利、“劫贫济富”的行为当然会令普通人不满甚至痛恨。

另一方面,众筹平台“水滴筹”的相关负责人则在昨日回应称,没资格审核发起人的车产房产,勾选“贫困户”是发起人误操作,且平台曾与医院联系,但由于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医院没有办法给出确切花费。

而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市场的表现则完全不同。由于打车软件的出现,数百万人拥有了就业机会,第一次进入劳动力市场。《雅加达邮报》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Go-Jek和Grab雇佣的司机中,约有三分之一在加入之前没有任何收入。

通过阅读水滴筹等众筹平台的用户协议,三言财经发现,众筹平台的使用规则中所规定的使用范围远比公众普遍的理解要广泛。

首先,只需要填写金额、标题、内容、上传图片即可提交申请,点击上方的帮助,平台甚至能帮助发起人编写标题以求助内容。

事实上,因众筹平台求助人经济情况引发的争论早已不是第一起。2016年的罗一笑“诈捐”事件很多人至今记忆犹新,甚至曾让网络众筹平台的真实性受到广泛质疑。

水滴筹方面表示诊断证明中的公章部分不够清晰,需要修改。

未来还会有更多可能。由Go-Jek开创的移动支付在雅加达已经无所不在,这与阿里巴巴集团的子公司蚂蚁金服类似,创造了另一个潜在的巨头。这些公司也开始涉足在线消费贷款业务。Grab新推出的“稍后付款”功能类似于在线信用卡。在一个塑料普及率只有2%的国家,这种功能可能会广受欢迎。

但也必须指出的是,《条款》中也要求在求助信息发布内容中完整、真实、准确地公开求助人的家庭经济状况。

也就是说,众筹平台规则中所限定的求助范围与公众普遍的理解之间的不一致,为质疑的产生埋下了伏笔。

此后,吴鹤臣妻子张泓艺曾向公众解释称,自己“没有逼捐也没有骗钱”,家中确实困难,两套房子是公租房,车也不能卖,而病情不可预知,所以提前做好准备。

但此时虽然能够筹款,却无法将筹得的款项提现。需要完善患者身份验证、收款人身份验证、诊断证明、增信材料等信息,才能提现。

那么,众筹平台所限定的求助范围到底合理不合理?

有钱人/非穷人到底能不能筹款?

你会给有钱人捐钱么?

三言财经分别在水滴筹、轻松筹、爱心筹等平台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在上述三个平台发起众筹都非常容易,但不同平台的审核力度却差距较大。

如果说使用原则和使用规则令公众疑惑,存在争议,那么平台审核机制应该严格则绝对是毫无争议。

试行的标准中将等级从三级运动员扩展至九级运动员,同时为鼓励少年儿童参与,专门设立了7个少儿等级。其中,三级运动员及以上执行中国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的运动员等级制度标准,四级至六级运动员可以通过参加各级羽协主办的各级各类群众性羽毛球比赛获得,六级至九级运动员以及7个少儿等级则通过参加技能科目的测试获得。

或者说,出现在众筹互助平台上的人,就只能是经济情况不好的人。

“这个等级体系的设立,从鼓励大众参与业余训练、参与竞技体育,调整为鼓励大众科学健康地参与羽毛球运动,促进群众体育与竞技体育协调发展,从而丰富了等级的内涵。”中国羽毛球协会秘书长王伟说。

也就是说,即使是经济情况良好的富人,也可以通过众筹平台进行筹款。

什么情况下自己买车更合适?

而本次事件之所以引起广泛质疑,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网友们认为,吴鹤臣两房一车的经济情况并不符合“经济情况不好的弱势群体”这个标签,不属于众筹互助平台使用人群。

综合多起类似事情的分析,目前有几大问题确实值得关心:

印度尼西亚打车与租车服务提供商Go-Jek Indonesia PT与新加坡打车软件服务提供商Grab最初只是美国网约车行业先驱的模仿者,如今已发展成规模更大的公司。这两家公司不仅主要的租车业务蓬勃发展,它们还开发了超级应用程序,可以满足各种各样的个性化需求,比如支付账单、点餐、找清洁工等等。这些优势使得它们成为东南亚最有价值的两家独角兽公司。

审核不严,贫困户身份或不审核?

此外,该负责人还补充道,在此期间,只要发起人的“信息完全地去公开、真实地披露出来,然后做出说明,其实社会人士可以根据自己判断,选择去帮助他或是不帮助他”。

使用规则为争议埋下伏笔:对求助人经济情况无限制 对众筹金额无建议

此外,对于吴鹤臣事件中公众关注的“贫困户”问题,水滴筹的一位客服表示,会有专员审核,而另一位则表示,如有特殊情况,可能会有专人核实。

简而言之,众筹互助平台的初衷,就是将群体中一点一滴的爱心最终汇聚成巨大的力量,去帮助遭遇不幸的个体。

超级应用程序让司机无需补贴就能坚持工作下去。你的高峰出行结束了吗?没问题,已经快到午餐时间了,司机们可以通过这款应用给餐厅配送。下午,他们可以继续送货,等待晚上的通勤时间到来。司机的奖励计划也有助于建立客户忠诚度。例如,Grab现在为用户在其应用上的消费提供积分。印尼人可以用积分兑换旗舰航空公司加鲁达印尼航空的飞行里程、肯德基的现金券或Cold Stone Creamery的冰淇淋。

对此三言财经进行了一番测试。

对此,三言财经在对几家众筹平台进行测试的过程中也发现,对于众筹金额,平台确实没有任何指导。

三言财经在测试时用了伪造的诊断证明,其余填写真实信息的情况下,竟然通过了轻松筹的审核(之后等众筹结束后即可提现),也就是说,轻松筹在此期间并未向医院方面核实真实情况。

为了更好地推进等级标准评定工作的开展,中国羽协通过公开征集和综合评审,最终确定青岛仁洲为中国羽协开展羽毛球运动水平等级评定的官方合作机构。与此同时,还从机构信用、专业资质、场馆设施等方面综合评审,选出了12家机构作为等级测试的第一批试点承办机构。

与其他国家的司机相比,美国的Uber和Lyft司机的收入相对于最低工资标准来说并不高。

除求助范围外,在吴鹤臣事件中,众筹金额达百万也是令事件迅速发酵的原因之一。

上述情况在网上传开后引起了网友的广泛质疑。

2 众筹平台的审核机制——贫困户如何认定?审核严不严格?

美国在这两个问题上的得分都很低。据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估计,扣除费用,美国司机的平均小时工资为12美元,比联邦最低工资标准7.25美元只高出约三分之二。即使是在发展中国家,这一工资水平也是最低工资标准的数倍。同时,如果在美国,你一年旅行的总旅程超过685英里,即1100公里,你最好还是买辆车,乘坐Uber不是最佳选择。

对投资者来说,噩梦般的前景是,叫车应用会陷入经典的“囚徒困境”,形成一场逐底竞争,扼杀利润率。在美国,Uber通过各种努力试图将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Lyft挤出市场。尽管两家公司分享各自的双头垄断地位可能会带来更高的利润,但几乎没有什么能阻止Uber。市场上的叫车应用很多,乘客可以很容易地在他们的智能手机上比较价格,选择更优惠的。同时,司机注册多个应用程序也很容易。

但众筹平台的审核机制真的严格么?

只需到雅加达走一趟,你就能意识到,Uber错过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3 众筹平台的使用人群——什么人适合用、有资格用?

但公众却普遍认为,家庭经济状况良好的人,就不应出现在众筹互助平台上。

张军说,以往只是简单地将羽毛球运动人口分为专业和业余,而全面试行等级评定标准后,专业和业余的界限将逐渐淡化。“这是羽毛球运动水平分级的全民性评价体系,对于打通业余选手与专业选手之间的通道、充实羽毛球人才的储备、进一步推动羽毛球的普及与可持续性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

另外,中国羽协还与中国大、中学生体育协会签订了合作谅解备忘录,以拓展在青训体系建设、后备人才培养、运动员文化教育、教练员培训等多方面的密切合作。(完)

Uber即将进行IPO,估值达到840亿美元,预计这将成为今年美国规模最大的IPO。这也表明该公司去年将东南亚业务出售给Grab的行为无异于放弃了一座金矿。与美国市场相比,东南亚新兴市场的潜力要大得多。

而后填写发起人信息并上传医疗材料即可进行初步审核,审核完成后即可转发接受筹款。

对此,吴的妻子张泓艺曾表示,因为是第一次使用软件,自己不懂众筹平台的规则,才会错填100万。

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他们在通过众筹获得是大量普通人的钱,而他们本身的经济情况却优于甚至远超普通人。

Uber表示,离开东南亚市场能使该公司的增长翻倍。但是实际上,它可能把最好的增长前景留在了雅加达的马路上。

在水滴筹的《规定》中虽然有对求助金额给出50万元的限制,但该规定在筹款发起界面的最下方,需要专门点击才会显示条款。而填写金额的对话框却在发起界面的最上方,且输入超过50万元的金额也并无任何提示。只有超过100万元才会提示100万元的筹款上限。

核心问题:大众理解的帮助对象是贫困人 VS 平台不保证是贫困人

对于Uber或Lyft来说,很难看到类似的游戏规则改变者。美国人在亚马逊网上购物。无人驾驶汽车似乎是主要的希望,在Uber的IPO招股说明书中,这句话出现了近100次。在美国叫车公司的总预订量中,司机的收入占到了40%。问题是消费者是否已经准备好坐上无人驾驶汽车?要获得更高的收益,亚洲的独角兽公司似乎有一条更可行的途径。

另外,每个等级均包括4项技能测试,六级至九级为3项羽毛球专项技术、1项羽毛球专项步法;少儿等级则加入了趣味性的球感测试,如用球拍捡球、用球拍停球等。

甚至有报道称,一些平台在收取2%管理费后,款项就交给了筹款人自由支配。

对于众筹平台的使用原则,公众普遍的理解是:得了大病,负担不起治疗费用的人用,主要的帮助对象应该是经济情况不好的弱势群体,进行捐助的也是普罗大众。

竞争对手忙于在超级应用上花钱,无暇顾及原始的现金补贴。他们认为,每增加一个增量功能,用户获取成本就会降低。因此,Go-Jek和Grab变得贪婪起来,收购了能够增强其应用程序性能的小型初创企业。

在市场价值与总预订量的比例上,Uber估值的840亿美元使得该公司相比Grab来说折扣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