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增新冠确诊病例622例涉及全国30个都道府县

日本新增新冠确诊病例622例涉及全国30个都道府县

中新网7月16日电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截至当地时间16日晚10时30分许,日本当天新增新冠确诊病例622例,累计确诊已增至23657例。

由于疫情在东京等大城市扩散,日本政府正讨论应对措施,遏制聚集性感染。

2010年前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二手房需求超过了新房,大量外来人口涌入这些一线城市,租赁市场火热起来。链家趁势转而主营二手房业务与租赁业务。数据显示,2015年链家线下门店近6300家,经纪人数量已超10万,年收入已超过150亿。

据报道,日本上一次单日新增超过600例,还是在4月10日。此外,16日新增的确诊病例来自日本全国30个都道府县,其中东京都最多,达286例,再次刷新当地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的新高。

所以,链家再转“新战场”。2018年4月,贝壳找房应运而生。仅仅两年时间,贝壳找房疯狂扩张。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贝壳找房已经掌握着全国330城市53万;截至2020年4月,贝壳找房已进驻全国110个城市,入驻合作新经纪品牌超过250个,连接经纪门店超过4万家,服务超过37万经纪人。小区2.19亿套存量二手房源,以及与这些海量房源相对应的买方、卖方数据。

所以,即便贝壳找房方面称没有具体上市时间,但从链家两年前的一份对赌协议和其他种种迹象来看,贝壳找房上市似乎已箭在弦上。

值得注意的是,一旦贝壳找房IPO成功,将成为年内最大的中国企业赴美IPO项目,也是继2018年底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登陆纽交所以来,第一家在美IPO融资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中国企业。一时间,贝壳找房赴美IPO的一举一动都备受业界关注。

商业模式屡遭质疑 真假房源诟病不断

安居客与贝壳找房的互撕,掀开了中介行业盗图成灾的不规范运营的乱象。这场侵权互诉直接戳破了行业“真房源”的画皮。而讽刺的是,“真房源”是贝壳、链家、安居客等平台喊出去口号,如今“啪啪打脸”。

此外,冲绳县一名80多岁的男性出租车司机也在当天被确诊为新冠确诊病例,冲绳县知事玉城丹尼表示,这名司机“每天都在运送美军基地相关人员”,指出其可能是被驻日美军相关人员所传染。目前,冲绳驻日美军基地的新冠确诊人数已增至138人。

2018年6月,就在贝壳找房刚刚成立两个月后,58集团CEO姚劲波发起真房源誓约大会,联合我爱我家、中原地产、21世纪不动产等,成立“反贝壳联盟”;2019年9月,金华百家房地产中介机构代表签署《反壳联盟条约》,530家门店喊出:反对垄断,抵制不良竞争,随后,绍兴百家中介联合发布《绍兴中介联合声明》,呼吁中介联合起来抵制贝壳和德佑的非常规手段和不正当竞争。

如今,距离对赌协议的最后期限已经不到10个月了,留给承担上市重任的贝壳找房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行业质疑,投诉不断,同行竞争……贝壳找房目前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一路快跑的贝壳找房能否在重重问题中实现突围,完成对赌如期上市,《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链家押宝贝壳找房 两年时间飞速发展

理说,占据天时的贝壳找房,其前路应该一片光明,但事实上,从诞生之日起,市场和业内对贝壳找房的质疑声就如影随形。

嗅到这一商机的左晖从保险代理行业转投地产中介行业。2001年链家地产的第一家门店创立于北京;2018年,链家已经入驻全国36城,开店8000余家,下辖经纪人超过20万,集团公司估值逾400亿元,左晖个人持股对价超过150亿元。

让链家没想到的是,几年时间行业形势急转直下,房地产市场的强调控下,A股基本对地产相关企业拒之门外,而受政策监管趋严,链家海外上市也迟迟未果。

为什么是贝壳找房?时间还要回到2016年来说,链家在进行B轮融资时,公司与投资人签订了“对赌”协议,承诺公司在B轮融资完成后的5年内实现链家上市,如果在2021年4月前没有完成IPO,投资人有权在任何时间按照8%的单利率进行回购。

此外,贝壳找房的真假房源问题始终饱受大众诟病。2019年贝壳、安居客就曾因真假房源互撕。彼时,安居客向多家媒体爆料:贝壳找房盗用安居客网站房源、周边配套图片,要求贝壳赔偿经济损失9000万元,并刊登声明道歉。

另据日本时事通信社报道,目前,东京都的感染者中,有137人的感染源尚未查明,同时,经由托儿所和养老院而发生的家庭内二次感染的案例也在增多。

“对赌协议”即将到期 上市实乃箭在弦上

几个小时后,贝壳找房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正式提起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诉讼,要求58安居客赔偿1亿元,并提出同样的道歉要求。

2018年,链家一分为二,启动战略转型,同年4月推出贝壳找房;11月,贝壳大中华南区COO张海明向媒体透露,“未来上市主体是贝壳找房,而不是链家。”

在《每日财报》看来,业界对贝壳找房的最大争议就是其所谓的“房地产互联网平台”,换句话来说就是链家“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霸权做法引起业界不满。做中介经纪的链家,属于重度垂直平台,即“运动员”;做行业开放平台的贝壳找房,则被以“裁判”作为类比。贝壳找房与链家的“不一般”关系,正是质疑点所在。

也就是说,链家如果不能上市,不仅要将融来的60亿归还,还需外加8%的利息。

2000年前后,国家取消福利分房实行市场化,个人购房比例加大,却缺乏购房服务平台,房产交易信息严重不对称。